大宗商品网(BulkStock.Net)

中国经营报 作者: 黄杰
7月27日,证监会召开了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暨部际联席会议(以下简称联席会议)的第二次会议,会上证监会主席郭树清明确指出,下一步将重点做好对各省级人民政府清理整顿各类交易所的检查验收工作。
在此之前的7月12日,证监会刚下发了《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的实施意见》(下称“国办发37号文”),该文件中明确将交易所整顿的工作成效与各省级人民政府的政绩挂钩。
种种迹象显示,在国办发37号文的指引下,随着证监会将整顿交易所的权限下放,新一轮清理整顿工作将由各省级政府来具体开展,整顿将不留任何死角。
“国发37号文虽然没有提出具体清理整顿的进度表,但明确了职责范畴与政策导向,除了商务部的管辖区域外,还赋予了地方政府整顿交易所的权力,同时赋予联席会议以更多的决策权和执行权、督察权。”日前被证监会主席助理姜洋约谈的某交易所市场负责人向《中国经营报(微博)》记者表示。

37号文扫清整顿“死角”

根据此前下发的国务院38号文规定,6月30日是交易所清理整顿的大限,但事情过去一月有余,交易所的整顿依然无法收官。
在大限之后的一个月内,证监会主席郭树清马不停蹄。记者获悉,7月初郭树清赴重庆考察时,曾对包括重庆农畜产品交易所在内的当地7家交易所的负责人进行集中约谈。
同时,7月18日证监会有选择性地针对北京、天津、上海、浙江、广东、重庆两省四市,发出了《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检查验收工作指引》,该指引一方面进行意见征求;另一方面也暗指上述区域将成为亟待检查验收整顿情况的重点区域。
某知情人士透露,目前证监会针对交易所的整顿工作已经进入细化阶段。在证监会内部,副主席姚刚负责对文化、产权类市场进行摸底约谈,主席助理姜洋则负责对大宗商品类及贵金属市场进行摸底约谈。
业内人士透露,郭树清亲临重庆,就是调研之前交易所整顿中无法触及的一些“死角”。
事实上,天津和重庆一直被认为是此类交易场所整顿工作中的两大“死角”。天津的渤海商品交易所(下称“渤商所”)被投资者普遍看做具有强大官方背景、且“创新能力”极强的典范;而重庆的农畜产品交易所则因为董事长代激扬此前一度是重庆市证监局期货监管处处长这一特殊身份,而被视为重庆市官方主导的金融改革与创新工作的试验田。
但如今,伴随着国办发37号文的出台,整顿工作已经初见端倪。一直游离于大宗商品中远期市场与连续现货交易之间的渤商所,也正式被天津市金融办纳入监管范围之内。
“一直被视为交易所整顿工作‘老大难’的天津渤商所和重庆农交所,长期以来在屡次整顿中均毫发未伤,但现在‘偶像’也被明确纳入监管范围。”据此,盘踞在天津、川渝等地的一些大宗商品电子交易盘负责人纷纷表示,始于2010年年底的“大宗商品市场整顿”及于2012年年初全面展开的“各类交易所整顿”风暴,即将步入加速状态。
除了这些“老大难”,根据国办发37号文的规定,名称中未使用“交易所”字样的各类交易场所的监管办法,也将由各省级人民政府制定出台。这意味,一大批在私底下从事“电子盘”交易,但公司注册名称却与交易所毫不相干的“落网之鱼”,也在此次被纳入监管视线,而且将配有专门的监管办法。
“无论此前的国家工商总局232号文,还是商务部等部委出台的‘国六条’,以及2010年年底发布的国发38号文,都对一些死角没有构成直接威慑。”天津市某金属交易市场高级管理人员指出,在过往的多次清理整顿过程中,渤商所在天津市所有交易场所里面,一直是个“特区”。“但现在,金融办组织开会时居然能看到阎东升(现任渤商所董事长)了。”他感叹称。
在北京工商大学证券与期货研究所所长胡俞越看来,无论哪个省区,都不应该留下整顿死角。“如果所有的直辖市都划定一个特区,那么这场自上而下的整顿工作,将永远难以结束。”胡俞越直言不讳地指出,这次以国务院文件下发的国办发37号文代表了中央政府的最高表态,也意味着任何地方政府都必须无条件服从和执行。

商务部或认领农产品交易市场

“我们不反对任何形式的清理整顿,但对于基本功能完善的一些大型鲜活农产品交易市场,还是应该给予适当支持的。”一位接近商务部副部长姜增伟的官方人士透露称,商务部内部已明确将由姜增伟出面对接有关事宜,其中对大型涉及鲜活农产品交易的场所,将进行有效分类和适当保护。
有消息称,商务部至少将遴选10家以上涉及鲜活现货农产品交易及大规模交收的交易场所,进行有效监控和政策支持。在品种上如大蒜、土豆、胡萝卜、南瓜、冬瓜等一些品种,而北京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山东寿光蔬菜批发市场等一些市场群体,都已经在商务部市场建设司的考虑支持范围之内。
前述官方人士称,商务部这一考虑的初衷在于稳定农产品现货价格,以及帮助农民依据市场价格进行有序生产和鲜活农产品交易市场有序流通。
历史上,商务部一直是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市场(俗称电子盘)的监管主体之一。早在2007年,为贯彻落实《期货交易管理条例》中关于禁止变相期货交易的有关规定,维护商品市场秩序,商务部专门就大宗商品交易市场进行整改的有关问题明确提出要求。并明确凡未经中国证监会批准,而采用集中交易方式进行标准化合约交易的机构或者市场,统称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市场。
此后2010年底,商务部联合多部委推出“国六条”,一直到2012年2月,商务部还专门签发《关于贯彻落实国务院决定推动大宗商品市场有序转型的通知》(商务部59号文),明确提出,大宗商品市场一律不得以集中竞价、电子撮合、匿名交易、做市商等集中交易方式进行标准化合约交易。
“商务部59号文中,还明确提出了推广和完善协议转让、拍卖、电子商务等交易模式。”一家大型市场负责人透露,“这些诉求,与国务院文件并不冲突,因此我们期待商务部出面对鲜活农产品交易场所给予科学指引和扶持发展。”
上海大宗农产品市场董事长费建亦表达了这一愿望。他说,本轮整顿工作已经接近两年,但经常是之前搞的整改,与新开展的整改工作无法对接,市场方做了大量的无用功。另一方面,“各类交易场所”的定义过于笼统,交易场所缺乏分类,导致联席会议将一些由文化产权交易所、贵金属交易所诱发的问题错误地强加于一些现货农产品交易市场上。
可靠消息称,商务部出面认领部分农产品交易场所监管权的时间大致在今年9月底或第四季度。

透明度低 惩罚制度缺失

在无法通过有效手段快速整顿电子盘市场的同时,证监会也督导旗下三大商品期货交易所加大研发力度,特别是对涉农的农产品期货品种的研发力度。
本报记者此前与大连商品交易所和郑州商品交易所官方人士沟通时,均得到确认。据悉,大商所将重点围绕鸡蛋和生猪期货展开加速,而郑商所对土豆期货的研发与对接,也已经全面到位,推出时间指日可待。
“证监会对涉农期货品种大提速背后,隐含着对涉农大宗商品中远期电子交易市场现有客户群体进行加速分流的诉求。”胡俞越表示,期货市场与大宗商品电子交易盘群体历来存在客户资源和研发、上市品种之间的争夺问题,比如橡胶、白糖等品种在上市之初,定价话语权的争夺就异常火爆。
但现实中,白糖、PVC、PTA等个别期货品种上市后,由于远离原产地和批零集散地,并没有直接影响到大宗商品电子交易盘的正常交易。因此,浙江余姚塑料城、广西柳糖等市场群体持续活跃,也为上下游产业提供了有效的价格指导和风险规避手段。
多位市场负责人称,虽然政策高压持续,但清理整顿历时两年,新设立市场却持续不断。同时,如绿金在线等市场通过交易平台短时间擅改交易标的物等违规问题也屡见不鲜。
“所有的整顿,都剑指交易所本身,却鲜少有人提及市场的违规行为该由谁来查处?以及如何惩处?”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在整顿中,各类交易场所也在期待整顿工作的成果的出台。
每次整顿之后,一共关闭了多少家交易所?查处了多少家?以及现存市场有多少家符合政策要求?如何做才能符合政策发展的方向?这些都是这些电子盘市场的管理者迫切希望知道的。但记者获悉,在7月27日召开的联席会议第二次会议上,针对上述内容的讨论仍然只是“蜻蜓点水”。

小链接
联席会议制度
联系会议制度是国内诸多交易场所整顿工作的主要分水岭之一。
2012年1月,由证监会上报国务院的《关于成立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并建立工作制度的请示》,获得国务院批复,国务院同意建立由证监会牵头的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制度。但联席会议不刻制印章,不正式行文联席会议的成员单位由证监会牵头,证监会主席郭树清为联席会议召集人。
在联席会议制度之前,各类交易场所监管工作分别由证监会、商务部等多部委负责,该制度宣布之后,此类监管权统一收归联席会议办公室,即由证监会全权负责。

来源于 <a href="http://www.bulkstock.net/ex/20120806/121.html" title="国务院整顿各类交易所欲扫清“死角”" rel="bookmark">国务院整顿各类交易所欲扫清“死角” | 大宗商品网(BulkStock.Net)</a>
250x250

随机推荐

250x250